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2021年05月12日 《法制与廉政》杂志社面向社会各界征订优秀稿件 欢迎投稿   

·北京 ·天津 ·河北 ·贵州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山西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内蒙古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香港 ·澳门 ·台湾
近期,法制与廉政观察杂志社冒充我社下属机构给我社造成了非常不好的社会影响,我社严重声明 法制与廉政观察杂志社与我社《法制与廉政》杂志社没有任何关系,法制与廉政观察杂志社在社会上所发生的一切业务均与我社无关。
首页 > 艺海长廊 >

故园槐花香

2021-05-12 10:19  来源:《法制与廉政》杂志
 一个周末的清晨,我似乎被一种久违的气息吸引,洗漱后径直走入小区附近的公园,一眼便看到,不,确切说是闻到了槐花的馥郁:既有水仙的素洁,又有梨花的馨香。贪婪呼吸间,一缕乡情袭上心头。

  许是人近中年,故乡的槐花总是在我梦里默默绽放。记忆中老家的院子里有两棵槐树,树龄比我的年龄都大,像两把大伞,覆盖了大半个院子。祖父总爱和几个老伙计在树下打牌,几圈过后便有了摔牌声,不用说,肯定是被祖父称为“常败将军”的海爷爷。海爷爷是个“五保户”,也是祖父的老朋友,祖父经常用退休金帮助他。后来祖父去世,槐树下再也没有了打牌的老人,倒是海爷爷经常来串门,坐在树下一个人发呆……

  祖母是个典型的农村妇女,吃苦耐劳,勤俭持家,孝老爱小,和睦邻里,然而最让我难忘的,还是祖母神奇的厨艺。她经常把一些寻常菜蔬做出“老家的味道”,比如槐花饺子。老家当时有一个特别的工具:一根长长的竹竿,顶端绑一把锋利的镰刀。平时放在堆放农具、圈养牛羊的“牲口屋”,槐花挂满枝头的时节,它便“闪亮登场”了。祖母常手持这个工具,仰起头,拣那些开得最多、最盛的槐花采摘,一串串、一枝枝槐花像大片雪花一样从树上掉落。我和妹妹早经不住这又甜又香的诱惑,抓起一把就往嘴里塞,那一丝丝清香瞬时从舌尖甜到心底。

  不一会儿,一筐槐花就呈现在堂屋门口的石墩上。眼看着祖母将槐花洗净,在开水里焯上几分钟,用笊篱控掉水珠,然后放入洁白的抹布内包裹好,挤去多余水分,拌上炒好的鸡蛋,有时拌上肥肥的猪肉,倒入酱油,撒上食盐和花椒面,满院子都是香味。等待的时光是漫长的,写作业的我、看小人书的妹妹,常心不在焉地一会儿歪过头看看忙碌的祖母,一会儿跑到厨房问上一句快熟了吧?好不容易等到出锅,早已不知道咽了多少口水。那馥郁沁鼻的香啊,就如同长了翅膀似的在院子里四处游动,直到现在,还不时飘入我的梦里。

  又是一年槐花香,那天我带着10岁的儿子回到老家。因新村搬迁,老村已罕有人居住,老家的屋子仅剩下些残垣断壁,我惊奇地发现,齐根锯掉的两棵槐树长出了一人多高的新枝,上面竟零星挂着几枝槐花。睹物思人,我热泪盈眶,情不自禁上前捋一把槐花放到嘴里。

  “老爸,你太不讲卫生了,槐花不洗你也吃。”儿子嘟囔着。我想说,儿子啊,年幼的你怎么能体会呢?我这一口,吃的不是槐花,分明是将童年又咀嚼了一遍,吞咽下去的是痴心不改的乡愁。(王峰轩)

责任编辑:jiyebian

声明:法制与廉政杂志社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法制与廉政杂志社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且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
人员查询 | 关于我们 | 招聘英才 | 广告报价 | 为您服务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
法制与廉政杂志社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主办:法制与廉政杂志社 本刊法律顾问:刘宏涛       
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登记证号码:国际刊号ISSN:2225_6164
主编信箱:fzylzzzs@126.com 投訴信箱:fzylz315@126.com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