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2021年05月28日 《法制与廉政》杂志社面向社会各界征订优秀稿件 欢迎投稿   

·北京 ·天津 ·河北 ·贵州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山西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内蒙古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香港 ·澳门 ·台湾
近期,法制与廉政观察杂志社冒充我社下属机构给我社造成了非常不好的社会影响,我社严重声明 法制与廉政观察杂志社与我社《法制与廉政》杂志社没有任何关系,法制与廉政观察杂志社在社会上所发生的一切业务均与我社无关。
首页 > 热点追踪 >

村里修建祠堂为何向贫困户集资

2021-05-28 10:29  来源:《法制与廉政》杂志
 前些天,我们巡察组回访南迳镇罗田村时,贫困户李春梅告诉我们:“去年跟你们说了没多久,修建祠堂理事会就把我那集资款全部退回来了。”

  去年6月,根据县委直接巡村工作安排,由我们第二巡察组负责巡察罗田村。巡察进驻的第二天,巡察组马组长决定兵分三路对全村14个村小组开展群众走访,掌握第一手资料。

  在走访过程中,我们发现公示栏上张贴了一张修建祠堂集资名单。“我们正准备去走访的贫困户李春梅也在集资名单内,还集了1万多呢!”

  “她家能拿出这么多钱修祠堂,莫非其实并不困难?”

  “走,我们先去问问情况。”马组长看到不远处的祠堂门口坐着三名乘凉的老人,快步朝她们走了过去。

  “大娘,我们是县委巡察组工作人员,向你们打听一下,这个修祠堂集资是怎么回事?”马组长指了指那张集资公示名单问。

  “按照我们这里的风俗习惯,家家户户遇上红白事都是在祠堂里操办。但是原来的祠堂很破,所以大伙决定准备重新修建。”一位大娘跟我们聊了起来。

  “修建祠堂的钱从哪里来?”

  “有的是在外面做生意的人捐款,还有就是以户为单位,按每户人口数组织集资。”另一位大娘接过话茬说道。

  在大致了解建祠堂集资的来龙去脉后,我们开车赶往已搬到南迳迂镇易地搬迁安置点居住的贫困户李春梅家中,李春梅刚好在家。

  聊天中我们了解到,李春梅丈夫早逝,全靠她一人照料两个尚在念书的孩子和年迈体弱的婆婆,生活过得很艰难。几年前,李春梅又查出患有乳腺瘤,看病费用让家里欠下了不少外债,由此被村里列为建档立卡贫困户。

  “李阿姨,您老家修建祠堂,理事会来您家集资了吗?”马组长问道。

  “来了。祠堂是村小组公用的,虽然我家搬到了圩镇,但以后家里有红白事,还是要到祠堂操办。”李春梅沉默了一阵,小声答道。

  “您向理事会交了多少集资款?”

  “根据筹资标准,每个人要交3000元。我家4口人,一共交了12000元。”李春梅回答道。

  “您家是建档立卡贫困户,哪来这么多钱呢?”我在边上插话道。

  “以我家的经济状况,哪里拿得出这么多钱。只能东拼西凑找亲戚朋友借了交过去……”说完,李春梅叹了口气。

  回到驻地后,我们马上组织召开贫困户参与修建祠堂集资问题分析会。“理事会要求贫困户集资去修祠堂,这不是让她家雪上加霜吗?”“这事和精准扶贫有关精神背道而驰,必须想办法解决。”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找到了南迳镇党委书记,把贫困户参与修建祠堂集资的问题进行了反馈,要求在全镇范围内组织对贫困户参与修建祠堂集资情况进行排查和清理,即行即改,该制止的制止,该退钱的退钱。很快,在南迳镇党委的调度推动下,全镇7户贫困户上交用于修建祠堂的2.65万元集资款,均已如数退回给贫困户。

责任编辑:jiyebian

声明:法制与廉政杂志社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法制与廉政杂志社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且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
人员查询 | 关于我们 | 招聘英才 | 广告报价 | 为您服务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
法制与廉政杂志社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主办:法制与廉政杂志社 本刊法律顾问:刘宏涛       
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登记证号码:国际刊号ISSN:2225_6164
主编信箱:fzylzzzs@126.com 投訴信箱:fzylz315@126.com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