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2021年06月17日 《法制与廉政》杂志社面向社会各界征订优秀稿件 欢迎投稿   

·北京 ·天津 ·河北 ·贵州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山西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内蒙古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香港 ·澳门 ·台湾
近期,法制与廉政观察杂志社冒充我社下属机构给我社造成了非常不好的社会影响,我社严重声明 法制与廉政观察杂志社与我社《法制与廉政》杂志社没有任何关系,法制与廉政观察杂志社在社会上所发生的一切业务均与我社无关。
首页 > 人物风採 >

路得靠自己走

2021-05-26 08:52  来源:《法制与廉政》杂志
 “从今往后,我跟你们——包括你妈和我,都要遵守这么几条:不许背着我向领导提要求,哪怕是再合理的要求也不行;不许背着我答应任何人的要求,更不准接受礼品;自己的路必须自己走。”

  这是全国劳动模范马恒昌在齐齐哈尔召开家庭会议时,向家人提出的几点要求。尽管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要求家人了,但是马恒昌就是要通过这样一个正式的形式,督促家人永远记住要自力更生、安分守己。

  马恒昌是新中国成立初期著名的全国劳动模范,他创建了全国著名的先进班组——马恒昌小组,后长期担任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人大常委的职务。然而在马恒昌的心里,自己始终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工人。他留给家人的家训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咱们是工人,路得靠自己走。”

  马恒昌一贯要求自己和家人在个人利益和荣誉面前不伸手不张口、不搞特殊化,始终把自己当成一名普通工人。他常常说:“人大常委怎么了,同样也是人民的勤务员,没有特殊的理由,我到什么时候都是一名工人。”

  马恒昌遵守纪律、追求平等、不搞特殊的思想,早在沈阳第五机器厂当工人时就埋下了种子。1948年沈阳解放后,在工厂当车工的他发现,共产党派来的厂长和工人一样住简陋的平房,烧炉子时满屋子冒烟,呛得人喘不过气来,厂长还坚持自己取暖做饭;原先的国民党工头虚报冒领吃空饷,绞尽脑汁克扣工人血汗钱,而共产党在工厂没开工时就为工人发高粱米,千方百计安排好工人生活……马恒昌平生没见过这么好的厂长,也没有见过这么平等的社会,自此,他坚信共产党确实是为老百姓服务的,一生跟着共产党走。

  上世纪50年代,马恒昌的家随工厂迁到了齐齐哈尔。一家八九口人挤住在16平方米的平房里,旁边就是臭水沟和厕所,夏天气味难闻,开不了窗户,而他一住就是30多年。他说:“人家都能住,我为什么不能住?”直到他身患癌症去北京治疗前,才勉强同意搬进了楼房。

  1985年马恒昌在京住院期间,家里人被安排来京探望他。马恒昌有些生气,让老伴打发子女们都回家去。他着急地说:“厂里给我看病都花好几台床子了,不该再让企业浪费钱财了。”这年5月,马恒昌对陪护自己的儿子马春忠说:“北京不能再待了,花钱太多了,领导说是不怕花钱,那都是工人的血汗钱。”重病的马恒昌回到了齐齐哈尔,这是他唯一一次没有服从组织的安排。

  马恒昌的大女儿留在乡下,丈夫和子女都是农民,困难时期曾想着求父亲帮忙找份工作,被拒绝了。四女儿作为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在农村劳动了8年,身边的人都走光了父亲也没有把她调回来。小女儿身体不好,高中毕业后待业在家,一待就是四五年,他从未想过通过关系给她找份工作,反而鼓励女儿说:“你可不要指望爸爸厚着脸皮求人给你安排工作,自己的路还得自己走”。

  马恒昌一生克己奉公,廉洁自律。他一辈子坚持“四不”:不吸烟、不饮酒、不吃请、不请吃。去世时,唯一像样的衣服就是参加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时穿的、一穿就是十几年的呢子大衣,家里像样的家具也只有一张旧三屉桌、一对木箱和两把板椅。

  马恒昌的长子马春忠总是语重心长地告诫弟妹子侄:“我不期望谁能再做出父亲那样的贡献。但是我有一点要求,就是谁也不许往爸爸脸上抹黑。”如今,马恒昌的孙子马兵正接过爷爷的接力棒,成为一名一线技术工人,并光荣担任马恒昌小组的第18任组长。(郑新)

责任编辑:jiyebian

声明:法制与廉政杂志社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法制与廉政杂志社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且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
人员查询 | 关于我们 | 招聘英才 | 广告报价 | 为您服务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
法制与廉政杂志社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主办:法制与廉政杂志社 本刊法律顾问:刘宏涛       
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登记证号码:国际刊号ISSN:2225_6164
主编信箱:fzylzzzs@126.com 投訴信箱:fzylz315@126.com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