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2021年09月24日 《法制与廉政》杂志社面向社会各界征订优秀稿件 欢迎投稿   

·北京 ·天津 ·河北 ·贵州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山西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内蒙古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香港 ·澳门 ·台湾
近期,法制与廉政观察杂志社冒充我社下属机构给我社造成了非常不好的社会影响,我社严重声明 法制与廉政观察杂志社与我社《法制与廉政》杂志社没有任何关系,法制与廉政观察杂志社在社会上所发生的一切业务均与我社无关。
首页 > 史海钩沉 >

待遇面前不伸手

2021-09-16 10:44  来源:《法制与廉政》杂志
 有一位将军,在战场上运筹帷幄、叱咤风云,战功赫赫。1955年中国人民解放军授衔之前,听说自己将被授予大将军衔,却提笔写了一份《降衔申请》:

  “授我以大将衔的消息,我已获悉。这些天,此事小槌似地不停地敲击心鼓……我扪心自问:论德、才、资、功,我佩带四星,心安神静吗?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行列里,在中国革命的事业中,我究竟为党为人民做了些什么?我对中国革命的贡献,实事求是地说,是微不足道的……”

  他,就是开国大将许光达。

  有功却不居功,荣誉、待遇面前不伸手。许光达一生都是如此。

  1960年,由于自然灾害,全国粮食减产。当时,军队的条件稍好一些,一些部队干部亲属便从农村跑到部队长吃长住。为了改变这种状况,许光达主持召开装甲兵司令部党委会议,作出一项决议:“困难期间,司令部机关的干部要动员亲属不要来北京;已经来的,要动员其尽快回去;凡是来探亲的,只允许住3天,就动员他们返回原籍。”

  没想到这个决议刚颁布没几天,许光达的四哥许德富和六弟许德强也来到北京投奔他。顿时,整个装甲兵机关大院的干部和家属都瞪大了眼睛,注视着许光达。妻子邹靖华为难地说,四哥和六弟这次来,不但不能留他们长住,还得撵他们走,这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但按照规定,邹靖华还是向许德富、许德强两兄弟提出劝回。

  许德富一听恼了,他认为是许光达想赶他们走。两兄弟悄悄进了许光达家厨房,把橱柜一一打开查看了一番,看到家里确实没有多少吃的东西,就问厨师:“他们平时就吃这些东西吗?”“实话跟你们说吧,首长家里也吃上了小球藻。”厨师指着门口一只水缸里养的绿乎乎的东西,“这就是家里养的小球藻。”许德富、许德强看着缸里的小球藻,非常惊讶,原来将军家里也吃上了替代食品。两兄弟最后仅在北京住了两天,就踏上了返乡的列车。

  1957年,许光达的父亲去世了,按照当地风俗丧事要隆重操办,况且家里还有个儿子在北京当大官,似乎更应该讲讲排场。为此,湖南老家的几个兄弟拍电报让许光达赶快回去主持丧礼,并带回供亲属做孝服用的白布。

  许光达见状,对妻子说:“爹爹去世,我理应回去,尽尽做儿子的孝道。可是,哥哥们要大搞排场,点名让我去主持丧礼,光是白布就要带回几十匹,这怎么行啊!中央号召移风易俗,只能从简办丧事。况且回去会惊动许多地方官员,一个共产党的司令,带着大队人马浩浩荡荡地为父亲送殡,这和国民党的官僚有何区别?不回去,从维护党的威信来讲是应该的,但亲人们会不理解。”

  一边是过世的老父亲,一边是移风易俗的中央政策,左右为难后,许光达终于下定决心,派了一名熟悉湖南风土人情的政治干事带着200元钱,代他回乡料理丧事。政治干事从湖南回来一报账,丧事共花费了150元。后来,许光达的母亲去世,家乡亲属再也没人提出大操大办了。

  许光达将军对儿子许延滨管教很严。在许延滨小的时候,有一次许光达下班回家,看见一群孩子在司令部大院吵嚷,相互比谁的爸爸官大。许延滨跑到他面前问:“爸爸,你的官大不大?”许光达平静地回答:“不大。爸爸的官小,只是个人民的勤务员。”

  这件事引起了许光达的警觉,他立下了三条规矩:一是孩子上学就住校,让其从小就过集体生活。二是严格控制孩子的零花钱,生活标准向工农子弟看齐。三是不准司机接送孩子,让他自己上学。另外,他还严格警告许延滨,在外面不准打父亲的牌子。如果对别人讲自己是许司令员的儿子,就不准回这个家。

  许延滨严守父训,从不对别人讲父亲是司令员。从小学到中学,他填表时只填母亲不填父亲。许延滨高中毕业了,因为他品学兼优,学校准备推荐他出国学习。可是,当审核其在学校填的各种表格时,发现“家长”栏里只有母亲的姓名,没有父亲的姓名。他的父亲是谁呢?学校负责政审的同志来到许延滨家中,见到许光达后,才知道许延滨的父亲是大名鼎鼎的许光达司令。许光达常说,生了孩子就是给社会添了一个成员,父母就要对社会多负一份责任。对子女要严格要求,让他们学点真本领,让他们懂得“靠老子吃饭”是没有出息的。

  1952年,中央决定军队的大批干部转业到地方工作,装甲兵系统同其他系统一样,也要转业一批干部。妻子邹靖华的情况,本可继续留在军队。可是,许光达却动员她响应党的号召,转业到地方工作。邹靖华一时难以接受:“军队是你我成长的摇篮。我们的青春是从军队开始的,我们的革命道路是从军队起步的,我们的事业是在军队里建设的,怎么舍得离开呢?”

  听闻妻子的言语后,许光达劝道,“国家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建设,需要人啊。我是司令员,你应该带个头。你带了头,是为了我在干部面前说话更有号召力。”于是邹靖华这位1938年参军的老战士,带头脱去了军装,转业到重工业部有色金属设计院政治部工作。(陈银健)

责任编辑:jiyebian

声明:法制与廉政杂志社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法制与廉政杂志社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且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
人员查询 | 关于我们 | 招聘英才 | 广告报价 | 为您服务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
法制与廉政杂志社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主办:法制与廉政杂志社 本刊法律顾问:刘宏涛       
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登记证号码:国际刊号ISSN:2225_6164
主编信箱:fzylzzzs@126.com 投訴信箱:fzylz315@126.com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