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2022年10月26日 《法制与廉政》杂志社面向社会各界征订优秀稿件 欢迎投稿   

·北京 ·天津 ·河北 ·贵州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山西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内蒙古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香港 ·澳门 ·台湾
近期,法制与廉政观察杂志社冒充我社下属机构给我社造成了非常不好的社会影响,我社严重声明 法制与廉政观察杂志社与我社《法制与廉政》杂志社没有任何关系,法制与廉政观察杂志社在社会上所发生的一切业务均与我社无关。
首页 > 史海钩沉 >

革命伉俪气浩然

2022-04-08 08:29  来源:《法制与廉政》杂志
 清明前夕,我来到福州鸡角弄革命先烈就义处纪念地。鸡角弄旧称西门外旗角弄,位于福建省福州市西洪路边。这里曾是民国时期的警察局、刑场,数十位共产主义战士长眠于此。

  鸡角弄纪念碑上摆满了鲜花。我献上一束洁白的菊花,目光在那满是烈士名字的纪念碑上缓缓移动,最终停留在第一行第五个名字,那是我的外公——王于洁。

  外公王于洁,原名王定清,号静圃。1901年,外公出生在仙游县一个贫苦农家。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他本会是乡下的一个教书先生,平平淡淡地过完一生。然而一百多年前,山河破碎风飘絮,外公在莆仙党组织创始人陈国柱的影响下,走上了革命道路。外公参与组建莆田人民游击队,开展城市地下斗争,指导农村武装斗争;他还参与建立了闽中特委和闽中第一个苏维埃政权。

  “跟你外公在一起,最艰苦的还是三年游击战那会儿。”外婆陷入回忆,“中央红军长征后,我们只能自己组织游击战。那时候被围在深山密林里,饿了只能啃野果、野菜、草根,渴了就喝溪水,睡觉也是裹着衣服,时刻都要拿着枪防备敌人。那会儿很多战士都觉得难以忍受,是你外公一直在鼓励大家,坚信革命会胜利,也是在他的带领下,我们逐步开辟了莆田、仙游、永泰边区游击根据地。”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长征后,莆田中心县委与上级党组织中断了联系。从此,外公既找不到上级党组织,也和兄弟地区的党组织失去了联系。

  外婆在对外公的回忆史料中写道:“他对我说,‘我是个农民出身的干部,没有系统地学过理论,水平很低,现在肩上的担子这么重,万一出了差错,怎么向党向人民交代呢?我一定要找到上级党组织!’他简直像个迷路的孩子,急盼找到自己的母亲。”

  尽管如此,外公的革命意志并没消沉,革命信仰也没动摇。这对革命夫妻相依相偎,携手与共,坚持了闽中长达三年的游击战争。

  1936年11月下旬,中共南方临时工作委员会从香港派人和厦门市工委接头,并亟盼与南方各游击区取得联系。外公领导的闽中特委终于回到了上级党组织怀抱。

  然而到了1937年2月,由于叛徒告密,外公被宪兵队逮捕。外公被捕后,在狱中受尽酷刑,但顽强不屈,面对高官厚禄诱惑不屑一顾,一直坚持斗争。他始终不肯暴露自己党内的职务、身份信息及其他党内秘密。

  外公的同学蔡赋三曾到狱中劝他说:“你可以假自新争取出狱,然后还可以去做你想做的事嘛!”还说:“你母亲年纪老迈,妻子青春年少。纵然不顾自己,也得为他们着想。”

  当时,外公没有答复蔡赋三。过了几天后,他写信给另一位好友陆兆鹏,请他转告蔡赋三。在信中,外公推心置腹地回答:“自新是可耻的,我过去骂别人的话,不能让人拿来骂我自己。人总有一死,活一百岁是死,活一岁也是死,我看死不是什么可怕的事。你念同学之谊,请劝我母亲不要想我,就当没生我这个不孝之子。她老人家的生活,我想家兄会照顾好的。至于我妻子,我相信她会选择正确的人生道路。”

  1937年6月23日,全面抗日战争爆发前夕,外公和四位亲密战友高唱国际歌,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昂首挺胸走向位于福州鸡角弄的刑场,英勇就义。

  外公外婆这对革命伉俪,从结婚到生离死别仅仅5年。更令人叹息的是,他们此前托付给老乡抚养的儿子,年仅8个月就不幸夭折了,很难想象在这样接连的打击下,外婆是如何坚持下来的。

  在回忆这段经历时,外婆的神情也总是恍惚。她说:“为了革命什么都值得,流血牺牲在所难免,你外公也说‘一岁是死,百岁也是死,死并不可怕’。”然后顿一顿又说:“就是对不起我那年幼的孩子。”

  外婆的骨子里是有一股韧劲的。忍受着丧子丧夫的悲伤,外婆咬牙继续投身革命事业,在党的地下斗争战线上继续出生入死。

  我曾问过外婆那时是否害怕,她总是笑着回答:“怕,怎么不怕,但怕就能不做了吗?”外婆有时也忍不住感慨:“也不知道那时候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就靠着一双腿走下来。皮肤都晒得跟黑炭似的,只有两根斗笠绑带那儿是白的。”看似云淡风轻的话,却让我不忍回想当年的艰苦。

  说起以前的事情,外婆总是这样淡然,她始终言传身教来引导教育着后代。2008年,外婆在福州因病逝世,享年101岁。

  “要建纪念馆,要把你外公的事说给更多人听,要让更多人铭记那段革命历史、缅怀革命先烈。”这是母亲一直念叨的事。2015年,在母亲和我的努力下,王于洁烈士纪念馆终于在仙游县榜头镇开馆了。为了纪念馆,母亲把她的退休金取出很大一部分:“我现在老了,也用不着这么多钱,而且我还有你们照顾,其他的就都捐了吧。”

  我们家原本有外公外婆留下的许多老物件、老照片。“照片再多,放在家里也只是我们自己看,我希望在纪念馆,它们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以后想看,带着孩子来这边看就好。”母亲一咬牙便将它们全捐给了纪念馆。大量珍贵的照片、文献资料、烈士遗物还原了外公一生的战斗历程。

  纪念馆是免费向公众开放的,我也时常来这边走一走。漫步在纪念馆里,仔细观看各种图展和资料,浮现在眼前的是外公英勇斗争的场景。虽然远离了硝烟战火,但我们要让革命先烈的精神薪火相传。(王小敏 林哲)

责任编辑:jiyebian

声明:法制与廉政杂志社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法制与廉政杂志社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且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
人员查询 | 关于我们 | 招聘英才 | 广告报价 | 为您服务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
法制与廉政杂志社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主办:法制与廉政杂志社 本刊法律顾问:刘宏涛       
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登记证号码:国际刊号ISSN:2225_6164
主编信箱:fzylzzzs@126.com 投訴信箱:fzylz315@126.com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