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2021年11月19日 《法制与廉政》杂志社面向社会各界征订优秀稿件 欢迎投稿   

·北京 ·天津 ·河北 ·贵州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山西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内蒙古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香港 ·澳门 ·台湾
近期,法制与廉政观察杂志社冒充我社下属机构给我社造成了非常不好的社会影响,我社严重声明 法制与廉政观察杂志社与我社《法制与廉政》杂志社没有任何关系,法制与廉政观察杂志社在社会上所发生的一切业务均与我社无关。
首页 > 舆论监督 >

“虎毒不食子” 翼城弱女子没能保住腹中的胎儿

2021-11-19 14:28  来源:《法制与廉政》杂志

受害的弱女子




弱女子实名举报材料

     都说女儿是父亲的小棉袄,现在的男士如果有一个女儿都是生怕她磕着碰着,不敢让她受一点委屈,加倍疼爱还来不及呢,可是山西翼城一男子却故意对其女友腹部持续殴打,还要用一大把一次性筷子把孩子从母亲下体戳进去把孩子弄出来,还将女友绑住不让去医院救治,最后导致这个小生命还没有来得及降临在这个美好的世界,都没有机会睁开眼睛看看妈妈就离开了。
   
     文中的求助人叫小芳 (化名),是山西省翼城县里砦镇人,现在鄂尔多斯市做小生意。

     据求助人小芳言,2019年她和同村的白某杰确定了恋爱关系,且双方都是离异,而且属于异地恋,见面少感情就靠平时微信联系。因为他们两个是一个村里的,小芳也想有个依靠,想着如果两人合适了就结婚,可是随着两人相处久了才发现白某他有严重的暴力倾向,性格极端。

      有一次因为点小事,两人在微信上吵了几句,他就把自家猪场的一头几百斤重的大肥猪用铁棍活活打死,还把打死猪的过程拍下视频发给小芳看,血腥的视频让小芳充满了恐惧,不想和他处了。

      谁知白某他不但不同意分手,还威胁把她俩平时的聊天记录发到村微信群里面,让村里人笑话她,小芳害怕丢人,也就不敢再说分手了。
可是随后相处的日子,让小芳时刻如履薄冰,因为白某的极端行为表现的越来越严重,有时候两人在微信上聊天的时候吵闹几句,白某就朝着自家猪场猪身上发泄。有一次他脾气上来就把几十头小猪活活摔死了。

      白某还有个毛病,就是脾气上来了就烧钱,几千块钱就随随便便烧了,烧着钱给小芳拍视频看;要么就是发红包发泄情绪,在他手机微信各个群里面狂发红包,一晚上发好几千。

      2020年5月,她俩因为谈论结婚发生了点矛盾,白某到小芳家吵闹,白某掐住小芳的脖子把她一下推到地上。当时小芳孩子在家看见他打妈妈,吓得赶紧报警,白某见孩子报警了才离开。警察来了没找到他,打手机也关机了,警察给小芳说:“如果他再敢来,你马上打电话报警我们就上来了。”

     警察走了之后,小芳和孩子睡到半夜两三点,听到大门口车喇叭一直响,知道是白某小芳不敢开门害怕他进来打她。白某见她不开门就开着车把小芳放在门外的车撞的将近报废,小芳吓得不行只好又报警。翼城县里砦派出所立案后,因为涉及金额大要付刑事责任,白某的家人打电话让小芳撤案,她不撤。白某父亲在电话里说:“你要不撤案你家就得出人命,白某杰不是好惹的。”

     见她坚决不撤案,白某杰就去了内蒙,他给小芳拍照让她看内蒙她家大门的照片,他威胁小芳如果不撤案就对她爸妈下手,小芳担心家人安全,只好撤案私了不追究他的刑事责任。

      发生这次的事后,小芳决定就此彻底和他分手。白某为了让小芳和他和好,还给她爸打骚扰电话。白某办了十几个手机号,不分白天晚上每天无数次给小芳打电话骚扰、威胁。他电话里威胁小芳如果分手,就弄死她孩子,弄死她父母,弄死她全家,还要把他俩亲密合照发到网上,让小芳丢人现眼。白某还给小芳说

      他打过自己亲妈,还差点把他孩子从楼上扔下来,小芳实在害怕的不行,无奈之下只能和他再一次和好。

      随后的日子里,小芳更加没有一点安全感,白某杰只要找不到她,就直接从她家窑顶上跳到南房顶子上,顺着烟筒溜到她家找。白某杰不但不止一次的翻墙进她家,还经常半夜开着车在小芳家大门口狂按喇叭,左邻右舍都知道是谁,但是因为他爸是村支书,也都不敢说啥。

      后来小芳想着既然这辈子无法摆脱这个恶魔,就凑合着过吧。白某杰说他想要个孩子,小芳想着有了孩子他也许就能好点,就开始备孕。2021年三月份小芳发现自己怀孕了,就赶紧告诉了白某杰,白知道后挺高兴,他说:我们结婚吧,结婚以后我一定会好好过日子。

      五一小芳去内蒙和爸妈商量结婚的事,她爸妈因为撞车的事,知道白某杰这个人有暴力倾向,所以他们坚决不同意,害怕女儿再受伤害,可是小芳也没办法她不敢和白某杰分手而且还怀孕了。因为爸妈的坚决不同意,小芳只能先回翼城养胎,回老家之后,因为婚事没说好,两个人就经常吵架。

     6月19晚上白某杰带小芳回家,和他父亲商议俩人婚事,他爸对他们两说,你俩不合适,不是一路人。反正也是不同意他们两个结婚,最后不欢而散。

     回到白某杰猪场后,小芳也没有多想洗漱完就先睡了,白某在另个屋里玩手机。小芳半夜睡醒见他还没睡,就叫他睡觉,叫了两三次白某才进来。小芳哪知道他进来之后才是她这辈子最大的噩梦开始,他进屋后质问小芳抖音为啥给他拉黑了,然后两个人就拌了几句嘴,白某就发火了,他一把掐住小芳脖子,小芳吓得赶紧给他说好话,然而白某根本不理,就开始打她。也不管小芳已怀孕快五个月了,揪着头发就往墙上撞,撞着继续问小芳为啥拉黑他。小芳因为当时快晕过去了,还没有反应过来,白某杰拿着手机就砸她脸上,当时小芳感觉眼睛就肿了看不清楚了,鼻血不停的流,白某依旧不管不顾继续扇小芳耳光,把她拖到床边用脚踹她的头,一直踹。小芳哀求他:“别打我了,我还怀着你孩子呢……”谁知白某听小芳说孩子火更大了,白某说:“你还拿孩子威胁我,我不要这个孩子了。”他拿起床头手机充电线把小芳手绑到背后,就开始打她肚子,一拳一拳重重的打,她哭着苦苦哀求求:“俊杰我们孩子来的不容易,而且还是个女孩,我求你别打了……”白某根本不理她的哀求,打了十几拳后他打累了才停了下来。

责任编辑:jiyebian

声明:法制与廉政杂志社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法制与廉政杂志社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且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
人员查询 | 关于我们 | 招聘英才 | 广告报价 | 为您服务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
法制与廉政杂志社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主办:法制与廉政杂志社 本刊法律顾问:刘宏涛       
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登记证号码:国际刊号ISSN:2225_6164
主编信箱:fzylzzzs@126.com 投訴信箱:fzylz315@126.com   
关闭
关闭